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mosthenes

读书记录

 
 
 

日志

 
 

西奥多 蒙森及其巨著的最新进展  

2010-01-21 07:4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米辰峰

虽然互联网上介绍史学大师西奥多 蒙森(Theodor Mommsen1817-1903)及其学术成果的西方语言网址有数千个,但是鉴于语言隔阂,少数华人所了解的蒙森主要是或仅仅是因其《罗马史》的影响190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至于这位大师的其他成果则知人甚少。现在我国流行的汉语《西方史学史》关于他的介绍,大多仅有一千字左右,难免疏漏;1994年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蒙森《罗马史》第一卷汉译本的前后竟没有任何介绍蒙森生平业绩的文章。1999年《不列颠百科全书》国际中文版的“蒙森”被删改了英文原版3/4的内容。因此,我来介绍蒙森巨著的最新进展之前,扼要介绍他的生平是必要的。

18171130,蒙森出生在现在属于德国最北部的州“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的一个小村庄伽尔丁(Garding, Schleswig),青少年在荷尔斯泰因的小镇奥德斯洛(Oldesloe, Holstein)成长。(当时的石勒苏益格公国(duchy)和它南部毗邻的荷尔斯泰因公国都依附于丹麦王国)。其父是荷兰人,当时担任荷尔斯泰因牧师;母亲是教师。因为他出生的公国通行丹麦语,而成长的公国却是德语地区,因此蒙森的母语是德语兼丹麦语。14岁离家前往阿冬纳的克里斯坦高中就读(Christianeum in Altona,1834-38)以前,幼承庭训,已从父亲那里学到许多扎实的语言知识。英语和法语从小娴熟,不仅古希腊语和拉丁语都达到了熟练的翻译能力,拉丁语还有听说、写作能力;1938-43年蒙森在基尔(Kiel)大学法律系攻读法律和古代语言学。此间他又新学了瑞典语和意大利语等多种外语。青少年奠定的至少8种语言使他以后广泛地研究多语种欧洲文献游刃有余。他的大量通信中多次引用莎士比亚证明了他英语非常娴熟。

他在基尔大学最得力的导师是年轻教授奥托 雅恩(Otto Jahn)。在雅恩的指导下,他学习了古代史领域的各种基础知识,尤其是考古学和罗马史。他在学生时代一直成绩优异。由于他聪敏过人博学多才而获得鬼才(Kraftgenie)绰号。184225岁以“论抄写员与门房法规”(Ad legem de scribes et viatoribus animaduersiones)获得博士学位。1843年与他的兄弟和一个朋友出版了第一本诗集《三友歌集》(Liederbuch dreier Freunde)。1844-47年博士毕业后获得丹麦国王奖学金,前往法国和意大利进行第一次古典学考察研究。在那波里、罗马和圣马力诺,年仅27-30岁的蒙森在三年研究中几乎浏览了那里收藏的所有铭文。罗马考古研究院(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in Rome)成了他经常往来的第二故乡。为了求教当时欧洲最博学的拉丁铭文大师、政治家宝勒甘西(Bartolomeo Borghesi),他历经长途跋涉登上了大师在圣马力诺高山上的居所。1845年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拉丁语金石学(epigraphy)论文:古代意大利方言《奥斯基斯语研究》(Oskische Studien),震动了学术界。该文宣称宝勒甘西是他唯一的导师,表达了他对大师的无比敬意和献身于罗马史及其金石学研究的决心。184831岁应聘到莱比锡(Leipzig)大学任民法教授,主讲罗马法。1852-54年,因为政治迫害被迫辗转苏黎世大学和布雷斯劳(Breslau)大学任法学教授。

蒙森不仅是一位伟大的学者,也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维护正义的斗士。他积极参加了1848-49年欧洲革命,曾因汉堡街头暴动而受伤;在莱比锡大学因不同政见而被解聘。1848年当丹麦国王宣布要正式吞并这两个公国时,当地人暴动,成立了两国统一的临时政府。丹麦臣民蒙森以德国人自居,坚决反对丹麦武力攻占家乡,主张两公国独立,进而实现德国统一。1848年以后曾一度追求在德国建立君主立宪制,只要它不是挂羊头没狗肉的伪宪专制政体,这和他青年时代的自由派、共和派一贯立场是矛盾的,18484-7月蒙森担任两国临时联合政府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时报》(Schleswig-Holsteinische Zeitung)主笔。1873-79年当选普鲁士众议院(Prussian Landtag)议员;德国统一后,1881-84年他又当选德意志帝国议院(German Reichstag)议员。当时铁血首相俾斯麦位高权重,不可一世,然而蒙森却经常在议会中抨击他。因“诽谤罪”受到司法机关传讯后愤然退出议会。

1848-54年,他应邀为一套丛书写罗马史,这是他专治罗马史的开端。1854-56年,他陆续出版了《罗马史》前三卷,内容从远古一直写到公元前46年的塔普苏斯战役(Battle of Thapsus),恺撒第三次当选为执政官、独裁官,即共和国行将结束之前。这三卷书的出版使他一举成名,1858年被普鲁士国王任命为普鲁士科学院(Prussi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Berlin-Brandenburg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现名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简称柏林科学院 )终身院士。1873被选举为院长(至1895年因病辞职)。1861年应聘柏林大学(Friedrich Wilhelm University)哲学系古代史教授直至去世,主讲罗马史和金石学(epigraphy)。

蒙森担任柏林科学院院长时,坚决维护学术自由和学府尊严,反对政府对学府的滥加干涉。他主张学府只有“在自由无碍的情况下才能从事真理的探索”。这一主张和亚里斯多德以来的大多数西方学者的治学、办学思想一脉相承。

  蒙森不仅为罗马史的研究提出新观点,也开创了新方法。例如在叙述远古历史的部分,纠正了尼布尔(Barthold Georg Niebuhr,) 等前辈学者过分依赖神化传说,把研究的目光转向较为可靠的碑铭、古钱币、工艺品等出土文物中去。蒙森(尤其在晚年)善于将考古证据和传统文献相对证,善于 取精用宏,融会贯通。宏观能做到综合概括疏而不漏;微观又能条分缕析鞭辟入里。因此他的结论持之有故言之成理自成一家。他的巨著《罗马史》和格罗特的《希 腊史》被时人誉为古典历史文苑中的双璧。在近代西方史学家中,虽然吉本也是硕学通才,但他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多是前人成果的融会通纂,吉本很少从事原始 史料的整理、辨伪和考证源流。在这一点上蒙森就更显得才艺超群前无古人。蒙森的《罗马史》是19世纪西方史学专业化、科学化的最新成果,问世后迅速被译为多国文字,至今仍是古罗马史研究者必读之书。

蒙森喜欢用历史著作来经世致用。他说:“如果没有爱憎分明的感情,就既不能创造历史,也不能写历史。”他用古罗马的政事来隐射19世纪中期的德意志。在第三卷末尾《旧共和与新帝制》那一章里,他竭力赞美独裁者恺撒以武力统一罗马,过分鄙薄庞培和西塞罗,进而暗示1849年德意志革命的失败,皆因政客软弱无能,德意志今后的统一也应当由当代恺撒-普鲁士国王的宝剑来完成。为了能把古人古事生动地叙述给读者,他使用了不少现代术语来描述,因此后人批评他不仅有“影射史学”还有“古史现代化”之嫌。近百年来西方出版的罗马史著作大多纠正了蒙森对内战时代的偏颇评论和对恺撒的那些溢美之词。

诗人蒙森不仅治学谨严,而且文采盎然。他善于把枯燥的史料转化为绘声绘色的描述 。读过《罗马史》的无不为其议论高卓文辞典雅而心悦诚服。在爱德华 吉本之后,蒙森被时人公认为学贯古今才兼文史的大手笔。然而,由于他做过报纸的记者和编辑,文才出众,也有人讥讽他的《罗马史》刻意追求绚丽多彩是“记者作风”(journalism)。

蒙森的人品也不是白璧无瑕的。人们的微词源于他对独裁者恺撒过分的敬仰、赞美乃至日常生活的模仿。特别是在他担任柏林科学院院长之时,他独断专行,党同伐异,导致不少同事抱怨他的“恺撒霸道作风”(Caesarism)。

他计划要写的《罗马史》第4卷始终没有动笔。一说因为帝国早期的历史已在塔西佗的《罗马编年史》中有了详尽的描述,重写恐怕难出新意;一说因为当时统一后的专制和官僚主义与他原来追求德国统一的政治理想相去甚远,黑暗现实伤害了他的经世致用的创作热情。他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写第5卷,即从奥古斯古到戴克里先时代各行省的历史。尽管此时的史料极少,他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用铭文补文献之不足,再现了一个常人难以再现的缺乏文献依据的生动世界。他不像兰克那样,只注重政治史;他对当时各省的财政经济、兵制等典章制度都叙述精详。第5卷的渊博、雅达与前3卷有很大区别。差异主要在于晚年的蒙森已不再为经世致用而意气用事慷慨激昂。平静的笔调、公允的评论使他享誉更多。后人把第5卷当作蒙森的另一部著作,并给他加了一个新标题《罗马各行省的历史》(The Provinces of the Roman Empire)。1885年,在前3卷出版30年以后,第5卷才出版问世。因为没有第4卷,名为第5卷的蒙森《罗马史》其实是4卷本系列著作的最后一卷。这套《罗马史》的整体影响导致1902年蒙森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迄今为止历史学家获此殊荣仅此一次。

蒙森不愧是19世纪全世界最杰出的历史学家之一。他在考古学、古文字学、金石学、罗马史和罗马法等领域发表了1500多篇论文、评论,由此可见他学识渊博的程度和著作高产的程度都是古今罕见的。

 

但是,中国人大多仅知道他的《罗马史》四卷,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另外两项巨大成果。按照英文第15版《不列颠百科全书 详编》“蒙森传”的观点,他的第二项重大成果是1871-88年出版的三卷本《罗马国家法》(Roman Constitutional Law / R?misches Staatsrecht)。其实,这套《罗马国家法》比他的《罗马史》4卷 学术意义更加重大。这个评价源于蒙森自己生前的一段话。他说,如果他有什么东西值得后人永远铭记,那就是他的三卷本《罗马国家法》。虽然古罗马事实上存在 着治理国家的一般规则,但古罗马时代从来没有提出过“国家法”之类的概念并进行过专门研究。蒙森是着手这个专题研究的第一人。虽然古罗马没有出现过现代意 义的一部完整的国家“宪法”,但是,蒙森利用他广博的古典知识,通过系统地综合分析罗马治理国家一般原则所依赖的众多的个案法律,成功地论证了古罗马事实 上业已存在的国家宪法的组成结构、运作机制及其历史演变轨迹。显然,《罗马国家法》是他1866-70年出版的《民法集》(Roman Civil Law)的继续发展,而1899年出版的姊妹篇《罗马刑法》(Roman Criminal Law /R?misches Strafrecht)则是他法学研究成果的另一个侧面的升华。唯有兼通古代史和法律的蒙森才有可能完成这一系列艰巨任务。

 

中国史学界最感陌生的蒙森成果,或者说在汉语《西方史学史》经常语焉不详甚至完全忽略的,是蒙森担任总纂的第三项卷帙浩繁的巨著《拉丁铭文集成》(The Latin Inscriptions/Corpus Inscriptionum Latinarum/CIL, 1863-2002)。现在的《集成》17卷外加13卷补遗,收录铭文约18万件,共75巨册。在蒙森去世以后,根据新的考古发现及其研究成果,《拉丁铭文集成》由柏林科学院负责不断修订增补重印。遗憾的是,我国近20年来出版的约50多种《西方史学史》汉语译著和论著,包括J.W.汤普逊的4卷本《历史著作史》和G.P.古奇的两卷本《十九世纪的历史学和历史学家》及其1980-90年代添加的有关蒙森和《集成》的中文注释,大多没有正确地提到早在1959年就已经出版的《集成》第16卷,当然更不可能提到2002年新近出版的第17卷。早先的15卷及其增补都是蒙森生前由他和弟子们共同编纂出版的。其中第1358910卷、第3卷补遗是蒙森亲自编纂的。

虽然《拉丁铭文集成》编纂委员会早在1847年成立,但是,《集成》的具体工作主要是从1858年 蒙森加入柏林科学院、担任《集成》总纂以后开始的。他亲自拟定了《集成》的编纂宗旨和体例,决定对所有古今发现的罗马帝国境内的全部拉丁铭文进行汇集、整 理、出版。整理工作首先从描摹绘制铭文载体的写真图开始,详记每一个碑铭的形制、尺寸以及出土地点的地理位置。在每一幅写真图上都尽可能详尽地描摹出铭面 是否存在载体残缺或文字损泐等微观情况。然后,派遣各位编纂人员亲自到碑铭的出土地点或收藏碑铭及其早期拓片或抄本的地点核对校勘历代学者记录的不同文本 之间的文字差异,最后对铭文的含义做出全面科学的注解。

75册组成的《拉丁铭文集成》第1卷收集了远古直至共和国结束期间的各类铭文,是最古的拉丁铭文集。第2-14卷是按照铭文产生的地区来分门别类编纂的,其中分册最多的第6卷有11册之多,其次是第8、第13卷也有9册之多。第15卷是家具/工具铭文专集。蒙森以后1959年出版的第162册是军用证件铭文专集。2002年出版的第174册是公路里程碑铭文专集。1860年蒙森出版的《罗马铸币史》(history of the Roman coinage system)则是他研究罗马铸币铭文的与《拉丁铭文集成》密切相关的独立专著。《集成》不仅每一分卷结尾都有本卷铭文的字母顺序细目和内容分类索引,2004年另外有人出版了一卷全集综合索引(Ein Findbuch Zum Corpus Inscriptionum Latinarum, 总索引不包括在全集卷数之内)。《拉丁铭文集成》目前在欧洲的售价是欧元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