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mosthenes

读书记录

 
 
 

日志

 
 

真大学,选修课必须超过60%  

2010-11-20 07:2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所大学开设5000门课、1万门课也很正常,教师的权利彰显,老师竞争充分,学生的食谱自然就丰富,如此,学生怎能不强? 

一流大学的基础,首先是真大学。真大学或有很多标准,如设备与经费、教授数量、师生比例、发表论文等。但我以为,就当下而言,其首要标准应是选修课比重的高低。如果一所大学的选修课比重达不到60%或至少一半,没有资格说自己是真大学。本科生在经历了小学、初中、高中较刻板的学习后,大学理应给他们拓展视野、选择方向的机会,但事实上没有做到。

海外大学选修课比重比内地大学高170%

我的专业是经济学,就以经济学专业本科的选修课数据为例。

在助手帮助下,我选取中国大陆地区重点大学11所、境外(含香港)公认的一流大学14所,他们是:吉林大学、东北财经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西南财经大学、中山大学、对外经贸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密歇根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和华威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和悉尼大学;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日本大阪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通过各大学官方网站检索调查得到如下结果。

1.在全部学分中,海外大学选修课比例平均高于内地大学170%。内地大学选修课所占比例仅为24.5%,最低的仅10%。海外大学高达66.7%。前者选修课比重不到后者均值的40%。

2.在中国大陆高校开设的选修课程中,约三分之二的课程为限制性选修(准必修课)。而在海外高校中,任意选修课所占比例最高为75%,最低的为35%,任意选修课比例平均值为52.7%。内地高校中,任意选修课所占比例均值为36.8%。

取消英语的“必修地位”

对学英语的硬性要求,很多学校要求学生四个学期学英语,这四个学期必修英语的学分高达12-16分,约占高校总学分的10%。

英语不是对每个人都同等重要,社会要有效率,须有分工。作为非母语、非法定的外语,英语是否重要应由市场说了算,不应政府说了算。市场有需要,政府不管它也会发展;如市场不需要,政府强制去管,结果是多数学生青春的浪费、社会资金的浪费、少数人的不当得利。

任何机构都无权强制别人学习非母语,在中国的土地上,任何机构都须使用汉语作为公共语言(第一语言)。改革开放前,特别是“文革”时期,我们曾走极端,禁止或讽刺学习英语(有的改学俄语);改革开放后,又走极端用红头文件规定必须学习英语或其他外语,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在9年制义务教育与基本普及的高中或中专阶段,学生已学习了相当的公共英语,到了学生缴纳学费大学阶段,还继续强制学习“公共英语”,于法于理都说不通。设置必修英语课程(包括政府主导的4、6级考试)的具体效果、考试经济的膨胀,已广受质疑。给予学生、教师更多的选择权,将公共英语类课程放入选修甚至是任意性选修的课单中,利大于弊。

专业必修课不宜定得太早太多

内地高校中经济类专业,一般都是新生入学就确定专业(大学院系现在越分越细,专业等价于2级或3级学科。转专业被设定在大一结束时,且被控制在极小比例,比如5%-10%。理由是进校时各专业录取分数不同,或是防止各学院太不均衡),但各专业在现有体制下都必然自我扩张,规定过多的专业必修课程,限制学生在经济不同领域的发展要求,更不用说跨专业、跨一级学科了。

学校、院系在基础课及专业课方面设置过多的必修科目,自然压缩了学生的选修课,压制了学生对教师的选择权(也减弱了教师间的竞争),学生变成了上课的工具。学生将大量精力花费在必修课上,就没有充足时间考虑自己真正偏好的领域。

海外高校普遍前两年通识教育、第三年分专业,但也有高比例选修课。上世纪30-40年代的西南联合大学也是如此,没有全国统一的必修课(虽然有特殊原因,但歪打正着),甚至没有全校的统一必修,各学院教授有充分的课程确定权,没有统一教材,没有标准答案。

现在有些高校也在采取类似举措,比如全校通选课、大类通选课,但其学分数在总体学分中的所占比例,仍太低,以至可忽略不计。

课程设置比例是个战略问题,选修课比重太低,必然让学生输在起跑线上。备受争议的教育部本科评估,指标很多,如办学指导思想、师资队伍、教学条件与利用、专业建设与教学改革、教学管理、学风、教学效果等7个一级指标和一个特色项目,一级指标下又设19项二级指标,二级指标下又选取44个关键因素作为观测点或三级指标,偏偏没有选修课比重这一关键要素。

民主治校才有学术自由

选修课的比重须在60%以上,除了世界一流大学实际如此,另一个巧合是:考试中的百分制、五分制都是以60分或3分作为合格标准,而数学中的黄金分割线更是0.618,基本相当于60%。

这是不同领域、不同现象背后的共性点、规律素。60%意味着必须给学生、给教师充分的选择权,标志真大学必须是自由的学术共同体,这既是学生作为社会公民、教育需求者、学费缴纳者、个性差异者、学校管理参与者、未来社会建设者的应有民主权利,也是教师作为社会公民、教育供给者、学术决定者、个性差异者、学校管理参与者的应有民主权利。

一所大学,如果50%-60%以上的课程皆为必选或准必修,并且很多还必须是指定答案,没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百师竞课,这还是自由的学术共同体吗?“校”是什么?左边是木,右边是交。这样的组合是说:“校”是在一个有木的地方交流。交流包括三种:学生之间的交流,老师之间的交流,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交流。前两种交流是横向的,最后一种交流是纵向的。把学校理解为传道授业解惑,至多解释了学校1/3的功能。考虑到更多的是老师对学生的单向交流(灌输),甚至都是必修课式强制交流(灌输),则连1/3都不够。

真正的大学,一定不是用必修课来“管制”学生,而是主要依靠自由的选修课来“引导”学生,是不同教师、学生有不同的发展路径。真正的大学,一定不是考试的工具,没有统一的模式,不是以标准分数论英雄的地方。

大学应是教授治学,学生主权,但实际上文山会海,行政系统反仆为主。选修课比重过低,是大学缺乏民主管理、缺乏学习自由的关键标志。

选修课比重提高后,一所大学开设5000门课、1万门课也很正常,教师的权利彰显,老师竞争充分,学生的食谱自然就丰富,小锅菜比比皆是,如此,学生怎能不强?中国怎能不强?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52589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