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mosthenes

读书记录

 
 
 

日志

 
 

韩湘子游湘子桥 (搞笑版)   

2010-04-26 14:5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湘子游湘子桥 (搞笑版)

 

          明朝宣德十年(1435年),韩湘子正兴致勃勃准备再游湘子桥。他来到

桥东头忽见一妇人在大哭并骂道:“死父韩湘子,死父湘子桥,害到我

‘安’死去;天啊!你睁大眼看看!!!”于是韩湘子上前一问方知。

原来是这妇人的丈夫今早想过桥到城内卖菜但又无钱缴过桥费便趁天未亮

就偷闯上去,结果不慎掉落江中被水淹死。 这时,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都在埋怨过桥要缴60两银子实在太贵了,这些农民只是靠挑担菜过到城内

卖几个钱过活,根本就是缴不起过桥费,而又必经过此桥;只好趁早上乘

门卫不注意偷闯。

 

    韩湘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到了当初八仙当中为何其他仙员都不愿意

用自己的名字作桥名。那也是二百年前的事了,当时由韩湘子主持建桥,

然后其他七仙各显神通把桥建成,本来是要用铁拐李的名来为桥命名,

但铁拐李拒绝,他说:我的腿不好,万一以后桥出什么问题,百姓要找

我算帐我跑不掉。那就用汉钟离的名来为桥吧,汉钟离连忙推辞:不行

呀!你们看我这么肥,如果有什么激起民愤的我也难以逃脱。其他仙也

以各种理由推辞了掉。最后大家硬着推荐用韩湘子的名作桥名,理由是

他会吹笛子,耳根比较清净。最后就把桥命名为“湘子桥”。不如上桥

看个究竟吧,韩湘子往桥走去。正当他跨进桥门时。。。

      “喂!喂!你还未买票!”一位门卫嚷道。

      “噢!在下韩湘,能否行个方便?”

      “韩湘子??不行!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也不行 。”

      “。。。。。。”韩湘子无言。

      “除非你有潮州府居住证,然后每月逢初八、十八、廿八就可以免费

过桥”门卫补充说。

    “我。我。当年建桥。。。”韩湘子话只说一半,门卫就不奈烦了“别

再啰嗦了!看你块型就是外省的,哪有潮州府居住证,快给钱吧。。60两

银子。”

       韩湘子又气又无奈,只好扔下60两银子,径直往前走。

    “回来!你还未拿票,不然等一下要验票你无票就罚款120两银子。”

     韩湘子很不情愿地抓起票就往前走。心中的气愤使他已无心情浏

览江面的风景。二百年前那桥上那小贩在叫卖,百姓来来往往的热闹场面

已荡然无存了,如今只剩下几个外地游客在悠然游览。 

    就在这时,韩湘子无意发现;桥上的二只生牛怎么只剩下一只?

于是他连忙上前询问还在桥墩上的生牛。

    生牛答道:“另一只已投江自尽。”

    韩湘子大惑问道“所为何事?”

    生牛流着泪诉说:“韩大仙!你有所不知,想当年我们兄弟俩为了

造福潮州人民不辞劳苦,日夜立于桥上‘镇桥御水’;如今官府设门

收费,大刮民膏,百姓怨声四起;我们兄弟自觉愧对潮州百姓,我牛兄

为不落个千古遗臭,于是投江自尽。”

    韩湘子暗然道:“真想不到你牛兄如此刚烈,以死鸣世;小生自

愧不如。” 生牛又道:“我本也想随后投江自尽,但细想又觉不妥

。。。。”

  “那又为何??”韩湘子问道。

  “如果我也投江了,官府必定会利用这机会再搜刮民膏,重铸生牛;

这样百姓岂不是又糟秧了?”

  “言之有理!为了潮州的百姓,你千万不能再投江自尽。”韩湘子抚摸

着生牛的头说。

  “唉!其实我也很心痛,痛在当初用我的名来为桥命名,你看如今老百

姓都在骂‘湘子桥’,我一世的清誉也将毁一旦;痛呀!痛呀!”韩

湘子摇着头说。

  “不错!韩大仙你也总该想个办法把桥名改掉,不然真的有损你的清誉

。”生牛说。

    “嗯!真的不改是不行的。”

    说罢,韩湘子又回到桥门前,看了看写着“湘子桥”三个字的牌匾,

然后用手一挥,“湘子桥”三字变成“光济桥”三字;两旁还有一对

对联“光尽百姓钱,济饱贪官肚。”

    第二天,知府得知此事后又怒又惊;遂叫一姓饶名家把桥名再改为

“广济桥”。从此,湘子桥又称广济桥了。

   

            (完)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恰是巧合

  作者:爵仕

               

    (原创) 夏雨来免费游湘子桥〈搞笑版〉

   明朝万历年间某日,湘子桥头百姓们正在议论纷纷。

   恰好夏雨来进城办点事经过这里,便凑上前问个究竟。一位年长

者便上前告知“夏秀才!你看这湘子桥刚刚重修好了,就过桥要收60

两银子,大家又气又恨,但又拿他们没办法;听说,就连韩湘子上桥

也要收费。真是气死人了!!”“嗯!太离谱...”夏雨来应道。这

时,又一位年轻者上前说:“夏秀才!大家都知道你足智多谋,今天

就看你能否免费上桥?”“哈。哈。我要免费游湘子桥简直是小菜一碟,

韩湘子他怎么能与我相比。”“别吹牛,有办法就示范一次给大家看看

,怎么样?”年轻者缠着说。夏雨来用手指抹了一下眉毛说“好,我

就示范一次给大家看。”说着便朝桥门走去。

   百姓们好奇地望着夏雨来,只见一位门卫拦住他,但他把嘴靠近门

卫的耳朵嘀咕了一下。门卫神色变得紧张起来,接着俩人便匆匆上桥

去了。站在岸边的百姓们更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远远地看到

他们俩从每个楼台都逐个地看,在梭船上也仔细地看;好像在找什么

东西。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夏雨来终于摇着折扇大摇大摆地从桥上走下

来,得意地对着百姓说:“大家看到吧,我不是免费游桥回来吗?哈。

哈。。”百姓们大惑不解,于是纷纷围上问个一五一十。夏雨来便把

刚才的经过说出。原来,夏雨来给门卫说“我早上游湘子桥时身上带

了一包药,内有硫磺、硝石等,本想带回乡辟湿气,驱瘟疫;但可能

不慎掉在桥上,一定要马上找出来;不然经日头一晒就会发生爆炸。”

所以,门卫一听想都不敢多想便立刻帮他上桥寻找。最后找了大半天

都找不到。夏雨来便说:“是祖上积德吧,可能那药已经掉在江中,

已免酿成大祸;大家虚惊一场。”百姓听后都大赞夏雨来真是机智过人。

   “未,未,我今日太仓促;未能尽兴游桥,明天定要再游桥;也是

免费的。”夏雨来说。

 

 

 “啊。。。!!!”百姓们一听,目瞪口呆.。

       第二天一早,夏雨来又在桥头出现。百姓们蜂拥而上,都抢着问

有什么妙计可免费游桥。夏雨来不慌不忙说:“天机不可泄露!等一

下,大家看便知。”

    不一会儿,夏雨来又来到桥门外,他用手招了一门卫过来。“什么事?

”门卫问道。他二话没说便从衣兜里暗暗地掏出一绽银子快速地塞到

门卫手里。门卫这时愣了一下,夏雨来给他使了个眼色;门卫马上会

意过来,赶快把银子装进衣兜里。可惜这时百姓们都瞧见了。“哦。。

夏雨来原来你是。。。。”“不,不,别误会!我是怕等一下又不小

心把银子弄丢了,暂寄在门卫这里。”门卫也忙着解释说:“对,对,

夏秀才是把银子暂寄在我这里。”

    就这样,夏雨来又悠然地再上湘子桥游览。

    在岸边的百姓们七嘴八舌,有的说夏雨来原是欺世盗名,有的说夏

雨来也只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

    终于过了大半天,夏雨来得意洋洋地走了出来。这时门卫便恭敬

地迎上前打个招呼。夏雨来冷冷一笑,用折扇在掌心拍了几下,说“

有劳阿伯把银子还给出我。”门卫一听,支吾起来:“这。。这。。

”夏雨来便转身朝着百姓们说:“乡亲们!都过来,我刚才是不是说

银子暂寄在门卫这里?”百姓齐声说“是!!”夏雨来又指着门卫问

:“他刚才是不是也说我的银子暂寄他那里?”百姓又应:“是。”

“这。。这。。夏雨来,你。。你。。”门卫气得不知说什么好。夏

雨来用扇敲了敲门卫的肩膀说:“快把银子还给我,要不一起去见见

官府。”门卫只好乖乖地把带有体温的银子奉还夏雨来了。

    “哈。。哈。。我明天又要再游湘子桥,仍然是。。。”

    “免费的。”百姓们一边笑一边把夏雨来还未说完的话补充上。

    站在旁边的门卫气喘呼呼地说:“你这只狐狸,如果明天你能

再免费上桥,我就给你嗑三个响头。”

    “那等着瞧,哈。。哈。。”

              第三天,桥头早已迫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但仍不见夏雨来的踪

影。

   昨天的那个门卫干脆也搬来了一张凳子坐在桥门口严阵以待。他对

百姓说:“那只夏狐狸若今天敢再来捣乱就别怪我不客气!”话刚

说完便看见夏雨来和另外一人匆匆地从广济门走了出来,一直走到

桥门前。百姓们欢呼起来,门卫也气冲冲站起身来说:“夏雨来,

我看你今日又出什么鬼点子来捣乱。”“放肆!给我滚开。”站在

夏雨来身边的那人厉声喝令。百姓定神一看,原来这人正是知府大

人。

   “今早,本府得夏秀才举报,获知湘子桥有质量问题和安全隐

患;特与秀才一道前来查验,谁敢阻挠!”

    门卫吓得双脚直发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忙说:“有请!有

请!!”

    来到桥上,知府大人在夏雨来的指引下果真看到那楼台的木梁

结构有的已经不起日晒出裂痕,有的开始有白蚁滋生的迹象;再到梭

船上看看,也发现梭船两边护栏的接口松动摇摇欲坠。

    知府大人极为不满,立刻到管理处痛斥管理差役只知收费不知修

桥。随后又夸夏雨来热心除弊,利国利民。

    夏雨来又一次从桥上走下来了,那门卫立刻装作没看见转身想

走开。夏雨来挥手招他过来,“阿伯,别跑!别跑!你也一把年纪

了,我是不会要你给我嗑三个响头的;只是以后说话要注意点就好了。

哈。。哈。。”

    围观的百姓也跟着哈哈大笑。

    夏雨来扬长而去。

            (完)

(本故事纯属虚构,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

       爵仕 写于2008.07.08

 

 资料:

       夏雨来的故事在潮州家喻户晓,但他是哪个朝代的人?是明朝还是清朝?由于他只是秀才,故《潮州府志》和《海阳县志》都没有他的名字,但传说他是夏懋学的侄儿,那是明朝的人,因为夏懋学是潮安县龙湖镇夏厝巷人,字力庸,明神宗万历四十七(1623)年进士。.........

 

                                                    -------本资料摘自《潮州俗语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