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mosthenes

读书记录

 
 
 

日志

 
 

晋江摩尼教草庵考察报告  

2010-08-19 23:3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史专业研究生泉州考察报告(二)


邢科、魏孝稷、刘旭、董大伟 

  晋江摩尼教草庵比邻青阳市区,距离泉州约20公里。考察当天,会天大雨。从泉州出发颠簸一小时余,至草庵。进入山门,走上一段台阶,就是草庵。草庵附近有一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考察草庵的纪念碑,立碑时间为2000年12月18日。草庵面积不大,正面是摩尼光佛的石刻,石刻前有一张供桌,上有花束和点燃的连花灯,房梁上有一块扁,上书“万石表灵”。这几乎就是草庵的全部。草庵一侧有一石亭,名曰“遗爱亭”,里面供奉着一个石像。另一侧有几个比较大的石刻,一书“心”字,一书“忍”字,一书“梧润南无阿弥陀佛”。最醒目的石刻刻有十八个字,“劝念 清净光明,大力智慧,无上至尊,摩尼光佛”。

  本文将结合实地考察的结果和相关的资料来谈一点关于跨文化宗教交流的想法。

一、核心信仰的弹性

  单就草庵所供奉的神祗来看,似乎摩尼教并没有掺杂太多的民间宗教的要素。明代中叶以来发展起来的民间宗教带有很强“三教合一”的色彩。其所供奉的神祗也多为各派的大杂烩,例如道教的太上老君、吕洞宾,佛教的弥陀佛、观音菩萨,民间宗教中的无生老母,民间信仰中的济公等,连孔子也被神化成了“儒童佛”或“儒童菩萨”供人参拜。但我们在草庵中完全没有看到这种“三教合一”的痕迹。这并非意味着摩尼教在中国生根后,没有吸收中国的神祗。根据《晋江草庵研究》的考察,在草庵附近的苏内村境主宫壁画上就画着五尊神,摩尼佛居中,左侧紧邻摩尼佛的是“秦皎明使”,“秦皎明使”的左侧是“十八真人”;右侧紧邻摩尼佛的是“都天灵相”,“都天灵相”右侧的是“境主公”。“秦皎明使”和“都天灵相”都与摩尼教有关,《晋江草庵研究》中已有所说明。但“十八真人”和“境主公”则无从稽考。在实地考察和翻阅相关材料后,笔者有一个猜测:第一种可能,“十八真人”可能与“十八硕儒”有关。当地流传着一个传说,在宋代和明代,本地出现了十八位取得功名的读书人,称为“十八硕儒”。“十八真人”是否有可能是“十八硕儒”的抽象或神化。第二种可能,在民间结社系统中——包括民间宗教和会党——拆字法被广泛运用。例如,“朱”被拆为“牛八”,“张”被拆为“弓长”。“李”往往会被拆为“十八子”。从“十八真人”的名称上看,“真人”明显是一个道教的称谓,再考虑到老子本姓“李”,那么“十八真人”是否有可能象征了无特指的道教神。但这个推测有一点问题,就是“十八真人”的着装与道教服饰有较大差距。“境主公”则完全无从考证,但单就字面去理解,“境主公”有可能是一位地方神或地方权贵的神化。

二、非核心信仰的民间化

  非核心信仰的民间化可以体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首先,摩尼教引入了道教画符避灾的方法。我们从摩尼光佛符箓中不难发现,黄表纸和朱砂是取法道教,而且符箓上有八卦;摩尼佛虽然居中而坐,但上面标有“南无”的字样。可见,摩尼光佛符箓同时具有摩尼教、道教和佛教的特色。

  第二,手印。民间宗教有一些非常有特色的内容,在其发展的后期,形成了所谓的“三宝”。“三宝”就是“关,印,诀”,即“玄关,手印,口决”。正统佛教中也有手印,但民间宗教中的手印功能性更强,摩尼教的手印起到了催咒的作用,因此《晋江草庵研究》中称之为“催咒手决”。

  第三,口决。草庵附近的山壁上刻着十八个字,“劝念  清净光明,大力智慧,无上至尊,摩尼光佛”。《晋江草庵研究》将后面的十六个字,称为十六字偈。但作者并未给出判断其为偈的理由,而是引用了林悟特先生的观点。笔者又去拜读林先生的《福建明教六十字偈考释》(参见《中古三夷教辩证》),作者称,“如是表述形式,宛如佛教偈语;是以,故名为十六字偈”。可见,这十六个字是否为偈语还有讨论的空间。判断其性质的线索在“劝念”两个字上。佛教是一个很高深的宗教系统,进入中国后,一般民众接受起来有一定困难,所以在宋元一代开始了一项“民间化”和“简单化”的过程,即通过重复一个特定的语句来达到某些宗教目的。茅子元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后,口决这一形式就在民间宗教中被广泛使用。不同教派的口决是不同的,甚至同一教派在不同阶段的口决也有差异。考虑到这一背景,“劝念”两个字就带有很强的功能色彩,所以这十六个字作为“口决”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第四,草庵诗签。上面三个方便展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福建的摩尼教进行了“中国化”和“民间化”。这是学术界的共识。草庵诗签可以在一个侧面反映出摩尼教“中国化”和“民间化”的程度。我们需要将草庵诗签与其他的签文进行对比。笔者收集到了比较常见的两版签文,一是观世音灵签,一是黄大仙灵签,现将其中部分内容收录于下:

观世音灵

黄大仙灵签

第一首:宋太祖黄袍加身

第二首:姜太公渭水垂钓

第十首:秦昭王连城求赵璧

第十四首:管仲三熏三沐见齐桓

第二十八首:孟尝君鸡鸣度关

第二十九首:百里奚食牛入相

第三十一首:达摩面壁

第三十六首:刘先主进葭萠关

第三十八首:淮阴侯背楚归汉

第四十三首:泗水亭长作天子 

第五十一首:诸葛公隆中高卧

第五十二首:李太白醉中捉月

第六十五首:越王句践栖会稽山

第七十首:诸葛与关公说亲

第八十九首:姜太公渭水遇文王

第一百首:楚襄王阳台梦醒

第一签 上上 姜公封相

第四签 中吉 董永遇仙

第七签 中吉 仁贵归家

第十六签 中吉 皇叔遇水镜

第十七签 中吉 月下追贤

第二十八签 中平 白居易听琵琶

第三十三签 中平 孔明借东风

第三十五签 中吉 唐僧取经

第四十签 下下 伯才碎琴

第四十七签 中平 鲁肃索荆州

第四十八签 中平 卓文君卖酒

第六十七签 中平 李元霸称雄

第九十签 中平 红拂女私奔

第一百签 中吉 唐明皇赏花

 

 

  通过对比不难发现,观世音灵的内容大部取自于历史故事,而黄大仙灵签则带有更多的民间色彩,例如,董永遇仙,唐僧取经等。其中李元霸称雄、红拂女私奔则民间通俗文学的代表。草庵诗签的内容民间化程度更高,如孙悟空大闹天宫、丁山挂帅三请梨花、马武辅汉守山寨、施世纶天下第一清官等。内容涉及到民间通俗文学中袍带、短打、神怪、公案等几乎全部类型。摩尼教“中国化”和“民间化”的程度可见一斑。

三、其他的考察结果

  考察前,许多同学带着一个疑问,现在中国还有没有人在信仰摩尼教。一些著作倾向于给出肯定的答案,那这是否属实呢?笔者曾直接询问看管草庵的老者,她只是向我摆了摆手,什么也没说。当时以为是没有人在信了。但在考察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蹊跷。首先的挂在草庵中的匾,上书“万石表灵”,落款是四个人同敬,时间是丙寅冬。丙寅年是哪年?离现在最近的四个丙寅年分别是1806年,1866年,1926年和1986年。这个问题也需要对比来解决。草庵里尚存弘一大師(1880-1942)撰写的楹联。将楹联与匾进行对比,匾要新一些。所以立匾时间应该会晚于弘一大師生活的时代,即有可能是1986年立的。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么说明至少在1986年,草庵所代表的摩尼教还在群众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其次,草庵后山还有一块残破的石碑,倒在地上,且字迹不清。当时考察时间有限,无法读取全部内容,但落款很明显,是1993年。这说明草庵在1993年时还在被人关注。回程的路上,导游说,老人向我摆手可能是听不懂我说的话…。

三、结语

  考察草庵的活动使我们对摩尼教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发现了一些问题,也思考了一些问题。例如,在进行跨文化的宗教交流时,往往会存在一个两难的局面:如果新来的宗教不进行本土化调整,那么很容易被视为“他者”,难以立足;如果进行本土化调整,那么又有可能失去自身的特性,被本土宗教同化。摩尼教的发展比较成功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在核心信仰方面,摩尼教展现出了弹性,一方面对神祗进行了局部的调整,另一方面没有将儒释道、民间宗教和民间信仰中的神祗纳入信仰体系,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部分的核心信仰。非核心信仰方面,摩尼教却进行了多方位的民间化,而且民间化的程度比较高。这给我们一点启示,在中国“柔性”的宗教特征下,系统的不同层面可以按照不同的轨迹发生变化。

附录:相关图片

 图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考察草庵的纪念碑

1

图2  遗爱亭

2-

图3  草庵门

3

图4  摩尼光佛石刻

4-

图5  “万石表灵”扁

5

图6  石刻“心”

6

图7  石刻“梧润”

7-

图8  十八字

8-

图9  石刻“忍”

9

图10  后山石碑

10

图11  符

11-

图12  手决

12-

图13  五境主

13-

图14  秦皎明使 都天灵相塑像

14-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